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TOP

宁夏同心县:“牛保姆”丁建华的小目标
2020-05-12 10:38:30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228次 评论:0
   这是宁夏同心县河西镇旱天岭村的致富能人丁建华的第二次创业。10多年前,从曾经家财超过百万元的包工头到贫困村村支书,丁建华放下自己的金饭碗,拼命带着村民找脱贫致富的铁饭碗。如今,旱天岭,这个过去单听名字就让人心生绝望的贫困村,已经彻底摘掉了绝对贫困的帽子。百姓富了,丁建华却穷了;牛羊壮了,他却病了。但在丁建华心里,他离那个小目标又近了一步。
“牛保姆”
   牛棚前,丁建华席地而坐,面前的纸箱里摆满各种注射针剂。他伸出粗壮黝黑的手,拿起注射器吸取药液,动作熟练得像个老护士。谁也看不出来,这个比兽医还专业的村支书,曾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包工头。2008年,丁建华被村民选为村支书,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创业。他曾带头养鸡、养羊、养兔子,想方设法为村民蹚出一条致富路。这几年,他又一头扎进了牛棚里。
   村民丁力保家的一头牛感冒了,一连几天不吃不喝。丁力保眼瞅着牛不行了,想赶紧低价处理掉,丁建华来看了看说:“别着急,我给它打上几针,治不好你再处理。”一针下去,几小时后,牛神奇地开始吃饲料了。
   别看牛的体型庞大、健壮结实,其实却娇贵得很,要精心呵护,才能靠养牛增收脱贫。自从村上调整产业结构后,家家户户开始养牛,爱钻研的丁建华逐渐成了全村免费的“牛保姆”。接生、治病、选犊,每天丁建华出了这家牛棚,就钻进那家牛圈,村民一打电话,他随叫随到。
   凌辰两点,贫困户马玉伏家的母牛难产,如果母牛小牛都保不住,对贫困户来说损失就太大了。接到求助电话,丁建华一骨碌从被窝里爬起来就赶去助产。“兽医都说没办法了,丁支书把整条胳膊伸到牛肚子里,折腾了几个小时,总算把母牛保住了。”马玉伏说。
   坐进丁建华的旧皮卡车里,就像进了牛圈,一股牛粪味扑面而来。驾驶座下方的脚垫上,积攒了厚厚一层牛粪。“谁家的牛病了,只要找到我,我从来不要钱,村里的兽医都快跟我翻脸了。”丁建华说。
   凭着丁建华这股子“牛劲儿”,旱天岭村的肉牛养殖产业从无到有。2019年7月,在中核集团的帮扶下,村里建起养牛合作社,发展规模化养殖,一次性从东北地区购进400多头西门塔尔牛犊。这么多牛长途跋涉,远道而来,让丁建华这个“牛保姆”“压力山大”。为了保证存活率,他七天七夜吃住在牛棚里,昼夜不停地巡逻、看护,最终这400多头牛只折损了4头。
“傻老汉”
   从6头到3300头,这是旱天岭村全村牛存栏量的今夕对比。养牛是旱天岭村脱贫的最大法宝。旱天岭村是个生态移民村,3000多名村民从周边山沟沟搬到这里,生活条件改善了,但干旱少雨,发展产业依旧艰难。在丁建华的带头试验下,肉鸡、兔子等养殖产业都被证明行不通。经过再三考量,养牛最终成了当地的扶贫主打产业。
   政府让养牛,村民却心存疑虑。投入大、风险高,亏了咋办?为了让村民放心,丁建华又一次先行先试,自已先养牛给村民看。他一次购进20头牛,养了一年,一头牛的利润就达到7000多元。
   看到村支书养牛赚了钱,村民们觉得“有门儿”。但是,村里多是贫困户,养牛成本从哪儿来?“赚了算你们的,亏了算我的。”为了鼓励村民养牛,丁建华用当包工头时积攒下的家产作抵押帮村民贷款,自建养殖场免费提供给乡亲们使用,还承担了养殖场的电费、水费。
   “自己不花集体一分钱,反而常常为了公事花自家钱。我们给丁建华起了个外号,叫‘傻老汉’。”早天岭村驻村工作队队员闫军说。
   2013年,一位村民在丁建华的担保下贷了款,却因遭遇车祸无法按时还贷。为了保住旱天岭村“金融信用村”的招牌,丁建华自掏腰包帮忙垫付了3万元本息。村里的几家残疾户日子过得艰难,丁建华从自家牛圈里选了6头牛,一家送一头。看着丈夫拿自家的钱往外贴补,丁建华的老伴马宝花经常无奈地“讽刺”他:“你就天天拿自己家东西去学雷锋吧!”
   旱天岭家家户户的牛棚满了,丁建华的牛棚却空了。原来,他为了避嫌,在行情并不好的时候将自家牛全部卖掉。“今年村集体进的这几百头牛就够我忙了。我顾着集体这边,合作社的饲料都由我管着,自己家如果再养牛,我怕说不清。”丁建华说。
   丁建华当村支书这11年,村民人均纯收入增长了10倍多,而他的家当却从当初的200多万元存款“发展“到如今欠外债30多万元。
“丁无我”
   缩水的还有丁建华的体重。去年开始,丁建华经常感到半个身子发麻,手掌和胳膊上的皮肤不时变得通红。经医院检查后发现,他的脑袋里长了一个瘤子。医生建议他立即住院接受手术,丁建华却说“没时间”,选择了保守治疗。
   即便在医院输液,丁建华也不老实。“晚上10点多,医生打电话到村里到处找丁支书,说他输液时接了个电话,拔了针头就跑了。”旱天岭村一社小组长丁玉林说。
   输液时拔了针头就走,这事丁建华干过4次。“移民村人多事杂,两家人闹矛盾要干仗,我不回去行吗?”与村里的事相比,丁建华觉得自已治病不是急事。
   老伴马宝花说,他就是个“丁无我”,心里装着全村每个人的事,就是没有自己家的事。两个女儿成家后,家中就剩夫妻俩过日子。马宝花患有冠心病,腿脚也不方便。“前一阵我冠心病犯得严重,必须有人照顾,老丁哪里抽得出时间。他就每天开车把我拉上,他办事,我就在车里待着,晚上忙完了,他再拉着我一起回家。”马宝花说。
   一年时间,丁建华的体重骤降40斤。“地球离了你丁建华也照样转!”县上领导每次见了他,都会催他抓紧去治病。他敷衍说“明天就去”,却一次次变成空头承诺。
   今年3月,经过严格评估检查,同心县包括旱天岭村在内的100个贫困村全部脱贫出列,同心县成功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。“我有一个小目标,就是让旱天岭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,全村人家家住新房,户户有小车。如果老天暂时不要我的命,我就一定要实现这个小目标。”丁建华说。

Tags: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【张家塬乡】党员一线送温暖 疫情..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